上海男人怎么看KTV陪酒女?

博主:adminadmin 3个月前 ( 09-02 ) 45 0条评论

问大家一个问题,你们怎么看待坐台女?

这确实不太好回答。

说她无耻无德,她好像也没伤害谁,你情我愿的事。

要说她与常人无异,那就更荒谬了,毕竟,那可是风尘女子······

今天我找来一个同样做了许多年作者的朋友。

让他站在男人的角度,来谈谈对她们的看法。

看完他说的,我竟然深思了好久。

坦白说,我去过一次红灯区。

但我什么都没做,只是朋友过生日,陪朋友去的。

(你要不信那就没办法啦,反正那时我在想:我才19岁,那些姑娘看着都奔三了都,我还花钱?不行,感觉这是人家点我啊。)

那时,我身边有好几个好这口的大哥大叔。

就叫他老王吧。

老王经常劝我PC,叫我别憋着,但我一直没从,虽然我至今也没搞明白他的动机。

但他有些话给我印象很深刻。

他问我为什么无法接受。

我说,不觉得很没意思吗?这种谁都可以睡的女人,我嫌弃。

他呵呵一笑:“我不嫌弃,这行业呢,就跟海底捞一样,卖的都是服务。”

我当时被这比喻惊呆了:“那,那你不觉得都很不要脸吗?”

老王说:“不觉得,挣钱而已。”

“如果,我说如果啊,你找了个女朋友,突然发现她之前是做这个的,你会不会分?”

“分!”

“你不是······”

“一码归一码,有些方面还是很排斥的。”

在经历更多世事后,我愈发理解老王的这番话了。

到了一定年纪,不少男人都经历过PC这种事。

他们也知道,卖身有伤风化,PC肯定也不光荣。

但这东西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本质上不存在什么对错。

因此就道德层面而言,很多男人是放下了歧视的。

提起裤子就劝ji女从良,发泄完就骂婊子不要脸,也都是极少数。

但是,99%的男人在择偶上,都无法接受一个风尘女。

别说择偶,哪怕是跟她们打交道,男人们都会多留个心眼。

为何?不是说没有道德歧视吗?

因为有些东西,远比道德污点,更令人不得不防。

2

心机无限重

我举三个常见现象,来说明这一点。

第一个,谎言成堆。

在这种场合工作的女人,都有一堆的苦情故事。

这个是被生活所逼,家上有80老母,下有还在读书的弟弟。

那个是被渣男所骗,因此走上不轨之路,难以回头。

真服了!这些故事半个字,你都不要信。

色情产业是见不得光的。

因此几乎所有的性工作者,都跟PUA骗女孩似的,给自己伪造多重身份。

别说,她讲的时候还真像那么回事。

没办法,天天都讲个七八遍,谎话说多了,自己都搞不清是真是假。

另外,风尘女子的竞争压力也是很大的,她们要想着法子来哄老顾客。

一个是说风骚话:

“哎,我真的好想你,我好像爱上你了。”

“人家好像对你都有感情了......”

“洪哥,你可不能负我!”

如此种种,那个肉麻啊。

另一个是编故事:

昨天又汇款2万给家里老母治病,今天弟弟上学急需用钱······

这种谎言或许经不起推敲,但能给男人一种心理安慰:我也算帮助人家嘛!

但出口即谎言,闭口即心机,你能信么?反正我不能。

第二个,行为不检点。

老王说,他们去红灯区从来只带少量现金。(那时候扫一扫还没普及)

因为有一次,一哥们钱包里带了3000现金,完事之后,就洗个澡的功夫,钱就没了。

肯定是那女人拿了。

但管事的说,她没拿,人家月挣好几万,根本看不上这点钱。

这种一般有两种处理方法。

1 、报警。

可是,你会为这点钱赌上自己名声吗?

2 、闹她一闹。

夜总会,红灯区,关系复杂着呢,你确定要动粗?

因为这些原因,男人丢手表,丢钱包啊,也都常发生的事。

第三个,为钱无所不用其极。

夜总会那些“公主”都有业绩指标。

有些长得丑的,技能不到位的,那肯定回头客少,咋办?

也是从老王那问来的故事。

有个年轻人,第一次去夜场,点了个卡座,再点了个公主。

年轻人很羞怯。

一看就是新手。

公主大喜!

她百般热情,先是把小生灌得稀里糊涂,然后又各种扑。

一到关键时候,公主就喊:“少爷!帮这位哥哥再来两瓶XXX香槟!”

据说走的时候,那个小生都哭了。

因为他是刷爆了三张信用卡,才勉勉强强付了这笔账单。

还有什么仙人跳,玩文字游戏,说得好是300,结果完事之后,小姐厚着脸皮说:“那只是一刻钟的价呀!”

当一个人混迹于泥潭,她就不可避免会染上那儿的污秽。

谎言,欺骗,暴力,无底线,勾心斗角,机关算尽······

也只有这样,她才能在泞泥中挣扎,才能在规则之外的世界里,捞到与自己付出,所相匹配的银子。

你说,如此种种,能交心么?!

身体千疮百孔

2年前,我在上海做健身教练。

健身会所的侧面,就立着一座如宫殿般的高级夜总会。

我手里就有3个学员,是在那工作的。

一个是拉皮条的。另外两个是X工作者。(这是那拉皮条的告诉我的)

那两个女孩都有个相似点:皮肤差,气色差。

眼圈是黑的,皮肤很泛黄,关键是那个气色啊,就跟焉了的茄子似的,整个人都在往下掉。

说不好听点,一看就像有病。

那拉皮条说:“可不有病嘛,天天黑白颠倒,晚上从不睡觉,还时不时得个什么病······”我问他,这么丑谁会点啊?

他说,这你就不懂了,晚上那妆一抹,闪光灯再一开,各个都是美女啊。

还有一种原因:伤身体。

我年轻不懂事那会儿,和朋友玩过一恶作剧。朋友拿出一张小卡片,拨通了上面的号码。

他说:“嘿,兄弟,那边有接客吗?”

“接啊,晚上6点营业。”

“外活接不接?我这边五个人,想找个姑娘陪一夜,5000你看行不行?”

电话那头说,他去问问,看有没有愿意接的。两分钟后,那边响起声音:“有三个想接,但价格要给8000,你过来挑吗?”

朋友说考虑考虑,就挂了。

我当时就冒出一个念头:那三个女孩,真的就不怕死吗?

翻看相关的社会新闻,你会发现,像这种性工作者被客户XX虐待的例子简直数不胜数。

细节我就不写了,不然就成小黄文啦。

总之,超级毁三观。

没办法,客户都这么想:我花那么多钱,我根本就没打算把“小姐”当人看!

或许,当她们踏上这条路的时候,就已经把尊严、底线、健康一一抛在身后了。

对方是人也好,是变态也罢,在钱面前,也都无足轻重了。

4内心也同样千疮百孔

这是我个人最无法接受性工作者的原因。

因为种种原因,这是一个没有规则的混沌世界。

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

什么人性都在其中呈现,也在其中扭曲。

《找到你》电影里有个画面。

夜总会,灯光四溅,土豪摆出一排烈酒说:“谁要是把这全喝掉,2000。”

女郎们娇气四起:“哎呀,才2000,您也太抠了吧。”

“5000!有没有姑娘给喝咯?”

重金之下,必有不要命的。

一姑娘端起酒就是猛喝,在姐妹的掌声下,在豺狼的笑声中,喝了吐,吐了又喝······至死方休。

经历过这些事,女孩们早已不把自己当人看了。

把自己当人,就会痛苦。

让自己麻木,才能熬下去。

夜场的复杂,不用说,大家应该也有所耳闻。

很多夜场都有“出台”服务。

出台分平台和裸台。

平台就是穿得性感点,服务于一个包厢的客人。

裸台,听这名字,我不多说,想必你也懂了。

真是难以想象那种场面:封闭的包厢里,一个女孩,端着酒杯,游走在一群男人之间......关键是,什么也不穿。

这倘若都不觉得羞耻,请问,还有什么可以让她觉得羞耻?

乱丢垃圾?不守诚信?欺骗善良?

别逗了。

一个连自己都可以不爱惜的人,怎指望她爱惜别人?

西方有研究指出,80%的街头性工作者,都曾遭受过暴力犯罪。

这还是合法环境,更不用说非法环境里。

一个经常被暴力虐待的人,你能奢望她温柔、良善、美好?不可能。

她必然会以同样的方式,来对待比她更弱小的人。

她无法对弱者产生共情。在成为妈妈后,她可能,甚至是极可能,会对孩子暴力相向。

这样一个行走的暴力受害者+隐性暴力控,你叫我如何不防她?

5

对于性工作者,我不会恶语相加,也不会以圣人的口吻教化:你这个贱人!

但我会选择远离。

我会防备,我会拒绝,我会不允许自己跟她有过多的交集。

就如白天和夜晚,终究是两个世界。

我和她们,也终究不会有交集。

写此文之意,更多的,还是给那些站在白天,亦或踌躇在黄昏之际的女孩一些警示。

穷也好,被负心也罢,都不要让自己成为一个X工作者。

一夜挣三千固然诱人,但凌驾于这之上的,是为人的底线、尊严,以及自爱。

我朋友老王说过,很多时候,一次为“小姐”,终生为“小姐”。

一旦踏上,不复回头。

这不是因为沉迷于黑夜,而是在踏入红灯区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,尊严已经没了,底线已经破了,歧视永远都在。

于是,破罐子破摔,人生再不见黎明。

希望所有女孩都能活在白天里,走在阳光下。

这无关道德,无关良心,无关风化,这只为你自己!

The End

发布于:2020-09-02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爱上海_上海夜网_上海夜生活网_上海千花网_上海后花园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